从猎豹归隐说开去:非洲足球黄金时代的前奏与

发布作者:beat365-365体育-365体育足球网站   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shhongyanyan.com/luojie_mila/2019/1108/214.html 
字号:

  

从猎豹归隐说开去:非洲足球黄金时代的前奏与传承

  

从猎豹归隐说开去:非洲足球黄金时代的前奏与传承

  有了前人(50后和60后)的奠基,后来者们的路就好走了许多。从70后开始到80初代,这一批非洲球员逐步在欧洲呈现出集群效应的雏形,而且很多人在豪门站稳了脚跟。他们带给足球世界的,是星光熠熠的璀璨演出,我们称之为“黄金一代”。

  在世界杯这种高水平的对决中,球队的整体延续性以及球员的自律性,往往能够弥补个人能力上的不足,对比赛结果产生重大影响。目前非洲卡在四强的门槛上,这个因素是不容忽视的。

  无论是在国内联赛,还是欧冠最重要的核心比赛中,他们的表现都让球迷们难忘。1995年阿贾克斯巅峰343阵型中,那个在边路驰骋的黑色雄鹰,让人眼前一亮;而曼联最为巅峰的1998-99赛季,黑风双煞的锋线组合,是摧城拔寨的利器,他们珠联璧合帮助红魔31年后重回欧洲之巅,约克的表现有目共睹,多次成为关键先生;红魔陷入狂喜的背景中,也许你会对那个遁地哭泣的拜仁后卫有些印象,那也是非洲的骄傲,20岁出头就能在拜仁站稳脚跟的库福尔。

  有两点变化非常值得欣喜,一是随着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等球队的重生,非洲足球迎来了整体的觉醒,由南及北、从东到西,你都能看到高水平的球队在冲击他们的梦想。非洲区的竞争愈发激烈,而在这刀光剑影中,新的王者也许就在远方。

 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随着第三世界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,非洲国家陆续摆脱了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,1960年被称为非洲独立年,有17个国家宣布独立。当民族国家真正建立,老百姓能够当家作主的时候,就可以发展本民族的事业了。

  近日喀麦隆著名球星埃托奥宣布退役,在足球圈中引发了不小的震动。他是非洲雄狮一个时代的领路人,同时也是过去20余年非洲足球的代表性人物。而随着他与德罗巴、亚亚-图雷等一批巨星的淡出,属于非洲足球的第一个黄金时代,也就此落下帷幕,让人感怀不已,同时思绪万千。

  受制于经济发展和文明开化的程度,在非洲的绝大部分国家,连最基础的硬件都跟不上,遑论成熟完备的青训体系了。他们目前更多依赖于欧洲发达的球探网络,以及作为殖民地与宗主国间千丝万缕的联系,来培养自己的球员。

  众所周知,非洲人的身体天赋是一流的,无论是黑非洲还是北非的人种,他们在很多运动中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。就足球这项运动而言,北非的灵巧和技术,非洲的爆发力和柔韧性,都是不可多得的天赋。从1960年代开始,非洲足球也慢慢步入正轨,他们开始组织自己的世预赛,开始稳定举办非洲杯,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足球先生评选。

  真正让他名扬四海的,还是1990年世界杯,38岁的他多次在关键时刻破门,帮助喀麦隆队历史地闯入世界杯8强。直到今天这仍然是非洲球队在世界杯上的最佳成绩,而他也成为了世界杯历史上最高龄的进球者。

  从宏观层面来说,1980年代末,阿尔及利亚的马耶尔,算是第一位在欧洲主流舞台上留下深刻烙印的非洲球星。他是1986-87赛季波尔图夺得欧冠冠军的主力前锋,和保罗-富特雷组成的攻击线年代初期,加纳球星阿贝迪-贝利成为了马赛队的进攻核心,当时球队无论是在国内还是欧冠赛场都很有竞争力,他也成为了1993年法甲球队首夺欧冠的股肱之臣。当然真正让人关注到非洲球星崛起的,还是利比里亚天王乔治-维阿。

  一方面那个时代非洲贫穷又落后,而欧美发达俱乐部的球探体系远不如今天发达,像莫桑比克天才尤西比奥被带到葡萄牙扬名立万的故事,也只是极个别球星的历史行程而已。从非洲自身来看,早年他们闯荡欧洲的先驱是一个喀麦隆小伙子,23岁获得非洲足球先生之后,选择登陆欧洲。他辗转法甲和法乙多支球队,在圣埃蒂安和巴斯蒂亚等球队呆了较长时间,但是始终没有什么大的名气。

  由点及面,在国际赛场上,非洲足球也有了自己的旗帜,那就是展翅翱翔的雄鹰—尼日利亚。

  早期全世界球迷对于非洲足球的认知,多是这种碎片化的桥段。直到1990年代,随着一批球星在欧洲主流联赛取得成功,非洲球员在这里似乎慢慢闯出了一片天地,距离登堂入室成为主流,似乎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从2018年世界杯,塞内加尔与日本队的比赛中就能看出问题。论球员能力和身体天赋,日本队处于绝对下风,而且塞内加尔从一开场就占据主动并且领先了较长时间。但是比赛过半,非洲球员就显得有些松松垮垮,根本提不起精神,最终被日本队扳平,葬送了大好局面。

  从身体条件上来说,非洲人的独特性是很有优势的,所以他们经常能有一线巨星出现。但是从民族国家队的角度,就存在着很多缺陷,天赋不如他们的一些欧美国家,在实力上都能形成碾压之势。

  不过在最初的20多年里,非洲足球还处于萌芽阶段,他们在世界杯上只有1-2个名额,取得一场胜利都很困难。俱乐部层面球员们也多是在自己大洲踢比赛,几乎没有去欧洲高水平联赛发展的机会。

  最后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,就是非洲各国的主管机构昏聩无能。因为各种各样的经济因素,几乎每次大赛,都会有球队跟本国足协因为钱的问题产生重大矛盾,诸如埃托奥等人带头罢赛为球队争取利益的情况球迷们都很熟悉。

  与此同时,非洲大陆亟待更多的关注,足球作为一张名片,需要整体性地推向世界。2002年塞内加尔以黑马身份挑落卫冕冠军法国,又在一连串名局之后闯进世界杯八强;2006年新军科特迪瓦首次突围,与阿根廷、荷兰的斗法彰显了第三世界的雄心。终于在2010年,世界杯来到了他们的故乡,南非这片炙热的土壤,让世人集体唱响了那句动人心魄的“It’s time for Africa”。

  另一点是人才出产的全面化,过去非洲盛产锋线尖刀,或者以冲击力和身体对抗见长的中前场球员,但是目前这一印象正在被颠覆。

  总体来说,非洲足球已经已经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,“黄金时代”已经从代际名词变成了常态用语。但是我们不能否的是,一些核心因素,还是在某种程度上,制约着非洲足球向着更高层次迈进。

  不过他们给世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,还是1996年奥运会。他们不可思议得连续击败巴西和阿根廷,最终获得金牌!要知道那支巴西队中有大罗、里瓦尔多、卡洛斯和贝贝托等大牌球星,而阿根廷队也拥有克雷斯波、阿亚拉、萨内蒂等响亮的名字。可以这样说,经此一役,非洲足球在彻底在世界范围内扬名,他们不再是落后的代名词,甚至开始主宰比赛。

  非洲的历史不算漫长,直到19世纪后半叶,英法德为首的殖民者,才逐步开始探索撒哈拉以南的全貌,并将其瓜分一空。在那个标榜民族优劣性的时代,即便个别帝国属地获得了自治权,在国际上也难有什么声望。

  从俱乐部分布来看,上文提到过早年的米拉大叔,他只能在法甲中下游和法乙艰难谋生。而1970初代的球员,诸如阿贾克斯的菲尼迪-乔治,曼联的德怀特-约克,拜仁慕尼黑的库福尔,他们都已经成为了欧洲顶级豪门的绝对主力。

  关于维阿的故事,球迷们都很熟悉了,他是后米兰王朝时代的锋霸,曾经在1995年夺得欧洲金球奖,这也是非洲球员历史上唯一一次获此殊荣。从他之后,非洲球员散兵游勇的状况开始改善,主流的足球世界,开始关注神秘又颇具天赋的非洲大陆。

  1990年,涅波的喀麦隆队打进了世界杯8强,这是世人第一次被非洲球队所震撼,而随着奥科查、菲尼迪-乔治、奥利塞赫、巴班吉达和卡努等一批天才的成长,尼日利亚接过了非洲的接力棒。

  利物浦的纳比-凯塔,罕见的黑非洲智慧型中场,他较为细腻的脚法和冷静的处理球,你很难把他跟大多数黑人的属性联系到一起。而拿波里的后防领袖库利巴利,更是目前足坛最为出色的中后卫之一,他冷静、沉着具有良好的身体天赋和预判能力,每年夏天都会被众多豪门追逐。

  从萌芽到成长,随之而来的就是人才井喷期。生于上世纪70末80初这一批球员,借助越来越发达的球探体系,以及世界杯扩军后带来更多的参赛机会,很早就进入了国际足坛的主流视线岁就登陆皇马的埃托奥,还是18岁就与伊布结下梁子的米多,乃至2002年世界杯一战成名的塞内加尔天将迪乌夫,他们生涯的起点和未来的机遇,都是老一辈球员无法比拟的,从21世纪初开始,非洲球员入欧成为常态化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德罗巴、埃辛、图雷兄弟都开始在豪门大放异彩,这一时期黑非洲的球星大量涌现,整体实力要远远超过了曾经占据统治地位的北非。无论是在五大联赛还是备受瞩目的欧冠比赛中,我们常常能看到一道黑色闪电划破夜空,成为比赛的决定者;无论是埃托奥三夺欧冠的神迹,还是德罗巴逆天改命的传奇,亦或亚亚-图雷征服英伦的豪迈,都是属于十多年间非洲足球的荣耀。

  在1994年世界杯上,他们闯进了16强,要不是巴乔在终场前的绝平,那么进军8强的,就不是忧郁的亚平宁王子们了,美国之夏的奇迹,也会有属于非洲的篇章。1998年,米卢率领球队卷土重来,他们在小组赛上演惊天逆转,3-2击败了传统豪门西班牙,成为了那届世界杯的经典比赛之一。

图说天下

×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阿尔弗雷多·迪·斯蒂法诺
米切尔·普拉蒂尼
罗伯特·格林
米切尔·普拉蒂尼